风之羽翼

满血复活,终于自由啦

【托尔金相关】elfling 01

关于精灵的幼崽的段子们,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全员亲情友情向?

饿得眼冒金星的萌新入坑自割的第一块腿肉

求组织和组织的温暖


摘要:小小熊和凯三qia架的童年,以及他们为此头疼的爹们哥们和后继有人发扬光大的小宅小白泉花


  提理安有那么多优美的花园。

  青藤结着红色的浆果沿着瑁珑树颀长优美的树身盘绕,金银白三色的叶子在风中舒展,鸟儿在更高处筑巢歌唱。

  Findekano 隐隐约约记得那么几个场景:自己手里抓着父亲银蓝色衣袍的一角,心不在焉地听他温声说着这是什么那是什么,一个什么东西在树叶间反着光,自己不知不觉地松开了手朝着那东西寻过去。

  “然后他就被绊了一跤,摔的脸着地嘴啃泥,就在那边,看见没?就那棵树底下。”金发的费诺里安洋洋得意地给丢人现眼的主角他妹妹讲着这件事情,手里拿着两根毛茸茸的草穗编着一个简陋的兔子,小姑娘傻乎乎地听着,她大哥在旁边翻白眼。“说的你亲眼见过一样,谁小时候没有摔过几跤啊,我见过你摔的还少啊,平地摔!”

  金发的少年猎手无言以对,小姑娘在他们腿边为了哥哥的胜利拍手笑着。

  第一家族的三子比第二家族的长子稍微小了那么一两岁,所以在Findekano已经可以稳稳地跑着去追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的时候,他还只能摇摇摆摆地跟在后面,此时他不靠谱的大哥多半会把他甩给满脑子乐谱神游天外的Makalaure慢慢晃悠着,自己去追一不小心又要淘出事儿来的黑发堂弟。

  为着年龄相仿有相当多凑在一起的时间和机会,为着男孩莫名其妙的好胜心,为着已经开始隐约懂得的家族间的小小嫌隙,还有,呃,常常负责照顾他俩的Maitimo的关注,俩熊孩子私底下打了不少混、架。那个时候年龄优势还比较明显:输的永远是Tyelkomo,而为此倒霉的永远是Findekano——火焰之魂根本不屑于跟半种家牙没长齐的兔崽子计较;红发的女雕塑家善解人意,不会把小孩子们的玩闹上纲上线;她的长子最多一手一个左右拎开然后一人一个脑瓜崩表示你俩差不多就算了。

  但父亲却决不能放任。

  一开始的几次是在卧房里,屏退了侍从女官,尽可能浅显地告诉Findo为什么不能和堂弟打架,扣掉他的甜食零嘴,减少他出去玩的时间,让他自己记住这样是不被允许的。屡教不改且愈演愈烈之后,不得不当着他人的面打了他的手心。

  

  Findekano虽然淘气,却一直很讲道理,也一向有自己作为小男子汉的担当。父亲说的是对的,违背了父亲正确的教导也应该收到惩罚,但是他真的不觉得有什么需要给金毛道歉的,之所以打起来还是金毛故意挑衅的,只要红发堂兄一不注意就管他叫“半种的崽子”,所以堂兄前脚被叫走后脚他就把金毛扑翻摁住打了,金毛也没有少打他几下呀。

  但是打人是不对的,尤其金毛比自己小一点,而且父亲不许他为此找借口。所以他也不会提——而且Maitimo从没有因为他俩打、架向大伯告状呀,连金毛被自己揍了也不告状的。这次是因为Maitimo不在被其他人发现了,大家才这么快知道了。

  自己给父亲添麻烦了,可能也给堂兄添麻烦了。自己会道歉的,一定的。

  但是,为什么要和金毛道歉啊?

  父亲手里那把木质的小剑又一次敲下来。父亲先前被自己缠不过,答应给自己削一把小木剑来教自己练剑的,他连着好几天看到父亲在晚饭后为这把剑忙碌着,比量着长短,调整着重心。

  自己让父亲很为难很失望吧。

  Nolofinwe看着长子那双晶亮的眼睛从刚被拎开时候的气愤冲动变得委屈困惑最后紧紧闭着努力想阻止眼泪流下来,睫毛却因为用力而不停地颤着。

  作为父亲,看得心都要碎了。

  如果真的是为了公正起见根本没必要大动肝火的。掐、混、架这种事,对男孩子来说,没干过才是不正常的。长子不过是年幼淘气,根本没犯什么大错。

  如果只是普通的小孩子打、架的话。

  可惜这不是,他是芬威家的次子,Findekano是他的长子;而和他掐、架那个,是他半血兄长家里眼下最小的孩子。他们是王族的孩子,就注定被期待有更好的教养,即使那违背了他们的年龄。

  如果他们兄弟和睦,这种小孩子的事情,传出去也不过是人们的笑谈,最多是多年以后有一句“哎,你看现在XX和XX感情多好,想当年小时候天天打、架哟”。

  可惜,兄长眼里自己连个陌路人都不如,凡事只要和自己沾边,兄长的智慧和辞藻能全用到挑毛拣刺上。小孩子打架,说的小一点是Findekano以大欺小,他自己家教不严;说的大一点儿是兄弟阋墙,他教着小孩子去和堂弟起冲突;再扩大一点范围,常常陪着孩子们玩耍的Nelyofinwe宽容大度秉公持正,不计较这种冒犯,更不会将这些小小的冲突广而告之,而他得寸进尺任意纵容,有意挑衅……

  他自己的面子不算什么,真的,每次在父亲亲族面前被兄长摔一句半种,就算有也早丢完了;一直在维护的公正温和的形象也不算什么,因为这样对Findo真的不公平。

  但,还是不得不违反着本心,故意地严加管教从重责罚。

  Findo,他的长子,他不过八九岁的孩子,在为他的无能而受过。

  如果他能和兄长相处的好一点……

  最后这事儿以Feanaro本人从工坊钻出来吃晚饭,发现几个孩子都不在家,一路找过来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看看自己儿子没啥大事儿,随手在Findekano头上敲了一下又揉了两把细软的黑发,最后冲半种飞了一个眼刀撂下一句“假惺惺的小题大做”扬长而去完事儿。

  一直沉默的火魂长子有些如释重负地给没比自己大几岁的二叔行了一个象征性意义上的礼,又轻轻抱了抱还在抽噎的堂弟,才跟着父亲而去。

  “后来呢?”那是Aredhel大了一点以后,有一次问起来这回事。那时她已经开始学着骑小马,自家大哥保护欲过于旺盛,自己作天作地作到摔骨折都没问题,老妹儿的安全必须保证,双标得让人窝心;金发的堂兄没那么多顾虑,可能是迷之自信,更乐意抱着她骑上高头大马尽情飞驰——这会儿马儿跑累了,两个人信马由缰,堂兄继续给她抖搂Findekano小时候的黑历史。

  刚刚还扯得欢,尽情夸张“那小子被收拾的可惨了”的某人安静了。

  那次他是故意的。

  出色的猎手都善于总结规律设计陷阱,骄傲的外表下是一颗最敏锐的心。这一次猎物入彀之后,他从鼻青脸肿的狂喜慢慢冷静,最后隐隐有点儿后悔。

  长兄审视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他开始有点儿坐立不安,他觉得大哥知道了什么,但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哥什么都不说。他觉得Findo有点儿冤枉,但管二叔叫半种这事他暂时还没这个胆子说出来。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儿什么,但最终没有做。

  他隐隐约约觉得,大哥可能是期待他做点什么说点儿什么的,也许是当时,也许是事后,但大哥没有说过,他也没有。

  Findekano不是记仇的人,被关了十天禁闭之后这事儿翻篇了,但他们见面的时候随着Findekano开始练习剑法学习更多的知识而大大减少了。他不清楚这是不是那个有着智慧之名的长辈有意安排,而显然,随着接触的东西逐渐不同,Findekano开始越发的黏着红发的堂兄而不是和他玩在一起。

  眼下,或许适合做点儿什么。

  小丫头没发现,但是他很清楚,这丫头的两个兄长正骑着马远远缀在自己身后。

  一句“对不起”么,我可以说给丫头,你听不听得见就不关我的事儿了。

  “Turukano殿下!啊,还有Findekano殿下。”

  “Aeg?怎么了?着急忙慌鼻青脸肿的。”

  “说来话长……先说Laure……Laure上了树就下不来了。”

  “所谓说来话长就是你俩又打、架了吧……怎么,Laure这是兵行险着居高临下现在下不来了?我就奇了怪了,Turukano难得出门几次,怎么认识得你们两个活宝?”

  ……

  那声音顺着风传来,小丫头对哥哥们的跟踪行为翻了一个白眼,而某一句话,大概是再也没了出口的机会。

  


【吐槽】中州的历史课

Curufinwe and Curufinwe
Legolas and Legolas,
凯勒巩 凯勒鹏 凯勒布理鹏 凯勒布理安 凯勒布琳朵



说真的,不会记错么……

人生赢家左拥右抱
老朋友窝头和第一次摸到的伍男神……
窝头是熊仓鼠,男神是肥尾沙鼠啦

占tag道歉
青岛居然来漫展了!
我们一帆同学的声优要来!
有没有青岛周边的朋友约一波啊!

(ps,虫群有么?友闻R乎?OvO?懂的一起来嗨呀)

【乔一帆中心】鬼神莫测14(第四届世邀赛)

有关前文: 《薪火》01-14   

            《并肩而行》1-5(R18高乔预警)


上文:01  02 03 04 05 06 ...11 12 13


  

背景:第四届世邀赛,国内第十三赛季后,一帆英杰他们的世邀赛


  好久不见了,来个前情提要吧。


  小组赛最后一场中国队和美国队杠上了——美国队临时更换装备破甲拆了一众人的装备,好多角色不能上场——团队赛中国队最低目标:最少拿两个人头分使得积分超过日本成功出线;团队赛最高目标:只丢两个人头并战胜美国队避免八强赛早早遭遇强敌。


  美国队依靠地图优势逼国家队上楼开战,以逸待劳有充分时间调整阵型,国家队不得不兵分两路——方锐辅助唐昊孙翔加速上楼开战,而乔一帆和徐景熙侦查楼下的大厅。楼上三人组寡不敌众惨遭集火之际,乔一帆带着替换了徐景熙的宋奇英及时上楼开战,巧妙分割了战场拉近了双方血量差距,却在卡死美国队牧师和召唤师的同时迟迟没有集火将对方的任何一人杀出局。美国队面对中国队的换血优势也硬拖着不肯调整,局面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而这正是乔一帆的目的:拉回了总体的血量差距之后,他要逼着美国队不再绕圈子而是正面开战。


  美国队的指挥显然不愿意,他在公屏上打了几行字。


  20


  【Bifrost】:dark outside

  

  【Bifrost】:wish you a pleasant journey and a bright future

  

  

  “美国队的指挥打了一行字,这还是本场比赛第一次有人在公频上进行交流,我们来看看他们说了什么。”比赛实在是看不懂,局面又紧张的要命,喊了几次集火都没猜对,对于两个解说来说,美国队的指挥终于贴心了一回,能让他们转移个话题换个关注点。 


  “外面很黑,愿你们有一场愉快的旅途和一个光明的前程。我……感到很意外啊。”潘林依靠多年的播报经验保住了自己的饭碗。


  这句话乍一看没什么问题,友谊第一,彬彬有礼,对远道而来的中国队表达了亲切的问候,很好的贯彻了竞技精神,实际上……


  “场上那几个,英语什么水平?”叶修眯着眼睛读了两遍,感到有点儿心塞。


  “应该能看懂的水平。”黄少天没好气,“有聊无聊啊,多大点儿事儿抓住说了一年了吧,几根舌头够他们嚼的?我说老叶,你说说这叫什么行为?”


  “我不太清楚他,但你这就叫恼羞成怒的行为。”叶修语气淡淡的,但以黄少天对他的了解,这人是有点儿窝火。“赞助商买、通体育局强行插手上场人员安排,赛前集训被各种打断给宣传活动站台,个人发挥和地方扶持挂钩,好好的国家队被搞得人心涣散,就差不顾团队各自为政了……乒乓球之后又是电竞,好不容易抓住的尾巴可不是要好好踩两脚。”


  叶修今年没能继续执教国家队而是被下放到巴铁,毫无疑问也是吃了去年的挂落。外行指挥内行这种事儿,队里和上面起冲突是必然的,个人受点儿处分未必是大问题,反正这帮人再没有像叶修当年离了队就揭不开锅的,实在没辙大不了撂挑子退役,不想退役还可以跑去别国当外援不是?中国到底不是朝鲜,封杀也就是极限了,还没有被炮绝的风险——难的是出了国家队他们还有各自的战队,典型的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总不好自己一时意气让战队跟着倒老血霉……


  比赛总得有人打,责任总得有人担,权衡了一圈,头顶上飞下来的锅最后都是叶修背了。论恶劣程度,其实这事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叶修干的漂亮,民意还是在叶修这边的;论职业生涯,这货退役两三年了,再拿着他收拾兴欣也不是回事儿;论公职前途,这货就是一个外聘的顾问,最多炒他鱿鱼,扣他工资,还能怎么办?


  不要脸的话,办倒是也能办,就是吧,你也看看叶家是什么人家再说。


  所以叶修也没倒什么大霉,巴基斯坦半年游去了,还是公款的——执教巴基斯坦对于真心热爱着电竞的叶修来说其实是件挺好的事儿,但国家队也是不能再让他带了。


  然而国家队必然是带着任务来的——一雪前耻四个字,可不是轻的。这个分了甲乙级,付出了太多代价的赛季,必然要看到效果。超英赶美的不要,四个现代化的指标该赶还是要赶的。


  加上老美过于能搞事儿的改了赛制加了参赛队伍,国家队加入了不少新血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从头磨合,并且了解新的对手,这届也是相当的不好打啊。


  以眼前的战况论,乔一帆杀敌一万自损六千的消耗战,成功把中国队从几乎必败的劣势上拉了回来,但这也是个破釜沉舟式的胜算:得手的话必须抢先灭掉美国队被包围又压制到残血的牧师和召唤师,在美国队满血满状态的驱魔师马上就能到场的情况下保护好残血的唐三打海无量一叶之秋不被团灭,然后大概是四对四甚至四对三的团战——美国队又不是死的,中国队的三个残血怎么也会被打掉一两个吧?


  这个执行起来难度太大了:很大的可能是,唐昊他们三个残血稍微失误哪怕一点儿,一个没小心挂出去了,被隔离在大厅两侧的美国队形成了策应,中国队被包饺子团灭,搞不好连两个人头都拿不下——全世界召唤师玩的好的极少,美国队这个是能争一争世界第一的;全世界玩的好的牧师不少,眼前这个至少是全美几百万玩家里最好的。虽然被偷袭的毫无脾气可言,挣扎的本事真心不小,一个能加血一个帮手多,非常的难搞,在中国队其他人的血量相当堪忧的情况下,一寸灰一个标准的阵鬼都被逼的阵斩双修一般了:鬼神盛宴一时爽,技能CD火葬场,召唤师来自身后的攻击对前方苦战的三人组是致命的,万一被牧师偷出一个刚刚没机会放的大加把自己和召唤师奶起来了,中国队能不能拿下两个人头都难说——出不了线,还是被身后的日本队给挤走了,亲,你们还混吗?


  美国队召唤师的那句话,含蓄的表达了这个意思。


  里面藏着一个更含蓄的意思: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其实本来不是个问题。


  中国队面对的局面够艰难了,你看,擂台赛这一手,你们猝不及防吧?原定上场的人,上不来了吧?你们是谁?从哪里来的?这责任本来不是你们应该承担的,你们临时被踢上来背锅已经很惨了,又何必互相为难呢?


  我们想赢,你们想那两个人头分出线,这两个目标,本不是彼此矛盾的,不是吗?


  事到如今了,多考虑考虑你们自己的未来,考虑考虑你们身后的战队,考虑考虑你们国家队接下来的旅程……何必非跟我们争夺这一城一地的得失呢?


  万千心思只是转瞬。发觉了这只言片语里的杀机,纵使垃圾话的祖师爷叶修,也感到一阵悚然的寒意。那是中国队最难堪的惨败和最难以启齿的悲哀,被这么轻描淡写的揭穿出来,连求胜的努力和决心,也显得毫无必要和愚蠢起来。几句话动摇军心,莫过于如此了。


  


  还真有过于如此的。


  【Bifrost】:Especially you.


  被一叶之秋追得狼狈不堪的元素法师百忙之中又抢出这么一句。


  而这句话看得孙翔都是一愣,心里暗暗骂一句卧槽的同时手底下差点儿走位走过。


  没有特指哪一个you,但说实话,人的本能就是第一时间把自己替换进去。


  国家队里谁不是各自俱乐部的顶梁柱,唐昊的呼啸还在甲级联赛的尾巴上吊着呢,孙翔的轮回周泽楷没几年就该退役了正在转型和磨合期,徐景熙的蓝雨刚刚经历了黄少天伤退的阵痛,宋奇英的霸图送走了张佳乐又快送张新杰了,方锐和乔一帆的兴欣上个赛季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低迷了半个赛季刚爬起来……谁想这时候给世邀赛的失利背锅啊……


  听听这语气,特别是你,多贴心的劝告。其他人都不重要呀,你不为自己考虑考虑?


  叶修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儿小看了美国人民的狡猾。


  


  


  “这个时间点儿。”王杰希也看得皱眉,孙翔的失误并不明显,但他还是注意到了。多年的比赛经验和超常的直觉告诉他,美国队的算计,还没完。


  第三届世邀赛这个腐烂的伤口,就算被小心翼翼包起来一年了,到底还是没有也不可能痊愈的。


  一年前走出首都国际机场的时候,喻文州的声音这样在耳边响着。


  “八股之害等于焚书,而败坏人才有甚咸阳之郊。一次比赛打输了不算什么,真正的伤害是,那个曾经专注比赛不计个人得失的国家队,已经不得不死了一次了。”


  美国队的心理攻势相当强大,即使不在场上的他们都能感到那种心口上被锤了一拳的钝痛,何况是场上奋战的那几个。


  这会儿最要命的是,指挥不要被带进沟里——如果乔一帆及时意识到这一点迅速做出鼓舞和调整,那或许为时不晚甚至是一个彻底翻盘的机会。  


  而你会在这个时候被这样不怀好意的暗示拖进自我怀疑自怨自艾的深渊么?


  你会不会怀疑,怀疑为国争光的热血终究输给蝇营狗苟的官僚体制?怀疑自己为胜利作出的殚精竭虑输给场上这帮各怀前程的队友?怀疑自己追逐的荣耀不是中国队每一个人共同的梦想?


  你会不会担心,担心自己做出的决定会把比赛带入彻底失败的残局?担心自己将要负担的责任会摧毁你本来光明的未来?担心自己追求胜利的决心会招致国家队世邀赛之旅的折戟?担心培养你的兴欣因为你的决定蒙受惨重的连带损失?


  你会因为你的担心迟疑发生失误贻误战机么?会如他所愿放弃思路清晰而且执行得相当不错的战术,以至于彻底放弃追求胜利选择苟合么?


  你会么?


  乔一帆?



碎碎念:

卡了这么久的这一节终于磨出来了。没错,国乒那事儿从暑假到国庆,耿耿于怀很久了。《全职高手》是个相当美好而且单纯的世界,但有些选择是每个体制内的中国运动员必须面对的。

希望心里怀着黑暗的只是我,而他们能不为其所累。


不出意料的话,身在台前存在感恍如幕后的小乔下一更终于要上场了。

所以我就这么水到了900粉?
这个假期太懒了,真的,蠢栗子自己心里有数的,过了十五电脑城开门马上去修电脑,更完鬼神莫测就重开薪火……
土下座谢罪

半夜吐槽

一般的cp注明be慎入,总有那么几个几乎全是be的。
全职伞修伞加上魔戒人皇绿叶……
复习的深夜被暴击。
谁能给我一篇伞修或者修伞的he长篇吗?
至于AL,甜的哪怕是短篇都好啊……

【全职】【荣耀动物房】豚鼠安文逸(上)

元旦猜猜揭秘篇——豚鼠安文逸


  荣耀动物房系列,大纲流,全员实验动物设定,涉及动物实验,预警在此,心理耐受力较差的旁友建议回避。


  前文:龙回头霸兔篇猜猜看鱼文州



  这个,似乎是唯一没有人想对过的一只,,也是我觉得最贴切的一只。


  想必大家都见过猫狗之类的动物给崽崽喂奶,奶猫奶狗一大群的围着妈妈,能同时喂很多只。哺乳动物,大多数都有不止一对乳房,尤其啮齿动物这样靠生育幼崽的数量提高成活率的,更是如此。


  然而,敲黑板,我们的豚鼠只有一对咪咪!资料云:豚鼠只有一对咪咪,却能靠丰富的乳量带活大多数幼崽——典型的一口更比六口强。


  嘛,小豚鼠是不会在排队的那点时间饿死的,打团战的时候……


  


   安文逸场景1:


  魏琛:奶妈呢?速度来奶老夫一口!要狗带了!


  小安:(看看自己身边的包子和唐柔)没空位,排队!


  包子:哈哈哈治疗暴击,看我满血复活吃我板砖!


  魏琛:安文逸你在不在?没掉线速度奶老夫一口!


  小安:(看看杀进敌阵的叶修)我去奶一下叶修,你等会儿。


  魏琛:小安小安!SOS!文逸!奶我……我……(狗带)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小安只能在不用奶大家的时候把多余的奶水存起来。危急时刻大家跑回他身边一人一瓶,跑不回来就只能等会儿排队了。但关键时刻真的很救命,几次把兴欣众从团灭的危险中拉了回来,因此被称为“神佑之光”。因为逃出实验室后大家一直在战斗,想要有充足的营养产奶还要囤货是很艰难的,所以这么做很影响续航能力。张新杰他们这些没有排队问题的治疗都不会这么做呢。

  


  此外,生活在野外的啮齿动物都是很能跑的,为了储存食物和吃东西,它们日常跑十几公里。


    


  安文逸场景2:


  孙翔:我去,这牧师真能跑。


  安文逸:来呀!追我啊!我一天跑几十公里越野,怕你啊。


  


  当然,现实中的豚鼠,雄性是不会哺乳的。这就没办法了,荣耀里的治疗,除了义斩的钟叶离都是汉子吧……


  又玄幻了吧。


  


  


  


  


  


  关于豚鼠的实验……这个,我们二月见吧……期末修罗期,大家加油。




画手太太们看过来,结束吃土的时候到了!

http://m.sci.kpcswa.org.cn//index/chahua_explain?from=singlemessage
科普作品插画大赛,20号截稿,第一名5000奖金!求扩散啊


断电了,周遭真的很暗,没找见台灯,点着蜡烛做的彩虹瓶。
新的一年,高举伟大旗帜。


很开心在2017认识你们(o^^o),你好,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