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羽翼

满血复活,终于自由啦

【世邀赛集训】陪练之夏17(国家队,新生代)

目录


  正文:


  接到出来增援飞刀剑的指令,从房间中心冲到门口,枪淋弹雨探头瞄了一眼外面的战况,一枚定时式设定了三秒的时间扔在脚下的阴影里,然后顶着漫天乱飞的魔法弹和星星折线冲向两个街区之外。


  如果王杰希要趁着自己跑出来进去和黄少围剿唐柔的话,这枚定时式多少能让他吃点亏,拖延到高英杰返回来把他拖走。郑轩一边想着,一边就操纵着枪淋弹雨上了房。


  情况不是很妙。


  之前三对一的最后黄少天爆发了一轮大招,打掉木恩和飞刀剑一人将近10%的血。发现一寸灰之前,在百花缭乱的策应下,被一对一针对的两人又被打掉不少。夜雨声烦进屋追杀寒烟柔,飞刀剑逃离镇中心袭击牧师,和石不转周旋了十几秒就碰上了受命增援的百花缭乱。而高英杰的木恩在拼命限制王不留行走位的同时,被全心全意输出的王杰希打掉不少血。


  目前场上血量最多的是自己,满血。其次是百花缭乱,89%,再次是王不留行78%,寒烟柔76%,石不转69%,木恩67%,飞刀剑62%——夜雨声烦那不到10%就先不算了。


  一寸灰那边的战况有点吃紧,毕竟一叶之秋的强大世人皆知,孙翔的实力不知道能不能配上巅峰斗神但也是目前毫无疑问的第一战法。场上最需要援助的或许不是飞刀剑,而是一寸灰。但除了自己似乎没人能腾出手解决这个问题。


  不想救援飞刀剑的另一个原因是:百花缭乱带着石不转呢。


  想想看,地上一个剑客砍牧师,房顶两个弹药拼光效,就自己和刘小别的关系,自己更擅长在他开大的时候扔颗闪光弹糊他视野而不是相反吧。张佳乐和张新杰可是霸图队友啊。


  哎,压力山大啊。郑轩觉得自己目前面对着一个重要的抉择。


  开场晃晃悠悠绕路,到了慢慢腾腾站桩,连没干劲的郑轩都闲的有点儿长毛——新老对抗啊,职业对称啊,国家队第一场正经八百的训练赛啊,自己是职业划水来了吗?


  压力山大的郑轩做出了本场比赛第一个符合他第四赛季前辈选手身份的决定。


  【队伍频道】【枪淋弹雨】:你们打着,我去别处转转。


  然后枪淋弹雨头也不回的跑了,跑了……


  死命拦着王不留行不让他靠近房间去打唐柔的高英杰:……


  被百花缭乱和石不转联手欺负的刘小别:……


  从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蓝雨,父王英明。


  ……那是开玩笑的。



  【队伍频道】【木恩】:枪淋弹雨即将增援,一帆柔姐都坚持一下


  这也是他们准备团战的时候商量好的,毕竟不是一个队的,每个人的判断可能不一样,谁也说不准怎么样最好的情况下,如果某人坚持自己是对的,那其他人就先跟上。高英杰的指令,也是基于跟上郑轩节奏的想法。


  牺牲飞刀剑,在一叶之秋逢山鬼泣到达前让小手冰凉上场,双方带牧师开团。

  


  平心而论,郑轩这个决定真的不错。


  一个擅长在比赛中偷懒还从不误事的人,观察战场的能力自然不会差。就像夜雨声烦是能救不救一样,在郑轩看来,飞刀剑是不好救还是不能救,这是个大问题。


  很简单,己方没有牧师的情况下,保护飞刀剑就是分担伤害,就是全体血线往下走。这个架势,至少要一人死出去才能换牧师上来了,在等牧师过来的时间全团血线又得被往下压,然后呢,考验牧师的时候就到了。


  血线能不能拉回来?郑轩觉得,不能。


  你让安文逸和张新杰在双方各有五个人的大乱斗中拼治疗?还是我方血线更低的情况下?逗呢?


  而且双方都有五人那得是一叶之秋带着满血满蓝的逢山鬼泣二对一还被折腾了半天的一寸灰跑了才有可能,这事要真发生了,李轩带着孙翔吃卡算了。  


  但如果自己不救飞刀剑而是支援一寸灰就不一样了。双方都有鬼剑士还有的周旋,而且虽说弹药专家对上战斗法师没什么太大的优势,但擅长远距离打断的枪系对即将登场的逢山鬼泣还是有相当的限制力度的。这样就可以继续两线作战,一边带治疗三对三,一边二对二——安文逸看三个人的血线还是忙得过来的,自己要掩护的也只有一寸灰而已,也不用艰苦卓绝的压制怼微草的本能和高英杰打配合了,多好。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人类一切智慧的来源,或许都是懒。


  


  懒人郑轩还在路上,接到各自队友消息的一寸灰和一叶之秋都有了行动。


  鬼斩一击得手,一叶之秋被送远了一些,一寸灰开启鬼步向镇子一路狂奔,拉开一段距离以后找回了阵鬼的本分,开始吟唱一个新的阵法。


  被送走打掉了斗者意志也没了炫纹的一叶之秋此时也只能老老实实开着疾跑追,豪龙破军和瞬间移动那样的大招都还在冷却呢。


  静默之阵——鬼剑士的终极大招在对手全部加速技能冷却的情况下施施然完成了吟唱。


  但乔一帆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个阵法吟唱时间太长,导致时机卡的很冒险,刚好赶在落花掌的攻击范围之外不到四分之一个身位格完成。不过冒大险还是成功的钓了大鱼,一叶之秋冲的太快了,想撤回去没那么容易——而且这个阵彻底废了他快速移动突围或者近身的能力。


  一寸灰后退两步,放出来鬼剑士等级最低的技能刀阵。


  即使是一叶之秋这样的神级角色,在被沉默的情况下也是不可能和被刀阵强化的阵鬼玩单挑的。


  瘟阵、冰阵、炎阵……输出类阵法一个接一个落下,月光的斩击也在其中不时闪现,乔一帆一门心思逮住这个沉默全力追求输出,范围性伤害躲无可躲,最后一个灰阵卡着静默之阵的尾巴完成吟唱,没有在耽搁发挥这个阵本来的减速效果,一寸灰引爆了鬼神盛宴。


  然后趁一叶之秋在光影中挣扎,一寸灰再次掉头撤。


  开玩笑,自己没了阵法的保护,对方的技能可是全冷却了,再不跑等死啊……


  雪纹上光影一闪,乔一帆在雪纹上打制的技能终于显露了出来——剑客25级技能,三段斩。


  借着这个出人意料的三段斩,一寸灰成功闪进了小镇最靠近换人区的一间小屋。


  一叶之秋紧追而至,忌惮着被鬼剑士藏在墙后再来一招鬼斩吹走,孙翔没敢直接进屋,而是停步观察了一下。


  可惜他停一寸灰不停啊,进屋直奔窗户而去,雪纹微微下垂,鬼神之力在幽幽凝聚。


  

  “二翔这又没救了。常规赛和莫凡比耐心,决赛擂台和我比猥琐,输了还不长记性,这又开始和小乔比智商,这能赢?”方锐看着孙翔这一套被耍,撇嘴。


  简直不是被耍,是被当狗遛了。


  看到一寸灰吟唱阵法,孙翔担心房间狭小被控场,又担心一寸灰这边放完阵法拦住自己就跳窗户跑路,所以他就开了一个豪龙破军,直接对穿过去在墙上打出两个洞,站对面开始观察。


  然后他发现一寸灰完成了一个暗阵的吟唱。


  进屋就失明,这当然大大的不利,但是眼看着夜雨声烦要挂了,逢山鬼泣马上上场,如果他是乔一帆,那肯定是要跑的。果然,完成了暗阵的吟唱,一寸灰看看窗户外面的一叶之秋,转身朝门那边去了。


  得拦住他。一叶之秋瞬间移动,卡住了正门出去往镇中心出来的路。


  但是一寸灰没出来。从上帝视角可以看到,一寸灰往暗阵正中心一站,不动了。


  有节奏的枪声由远及近,枪淋弹雨正在房顶上飞枪赶来。


  


  叶修表赞成。和一寸灰对峙的过程中,孙翔一再的犹豫让本来毫无悬念的场面生生被乔一帆拖成势均力敌。


  一开始中了暗阵陷阱,如果他不猜乔一帆的下一步直接杀出来,那个限制性的灰阵就无法完成吟唱,就不会被逼出瞬间移动的打制技能。


  接到王杰希的指示留人,果断起来的孙翔连开豪龙破军和瞬间移动,瞬间破局近身控制,很是让乔一帆狼狈了一把。


  接下来面对死亡墓碑的强硬也是如此,彻底封死了一寸灰借机逃脱的可能。


  然后一寸灰躲到墓碑后面找掩护,害怕被借墓碑算计,不上去直接攻击一寸灰,圆舞棍把碑扔了,但是人被鬼斩吹飞了,斗者意志全消,从头再来。


  之后就是门口这一下,要是一步不停,他完全可以打断那个暗阵的吟唱;或者一开始直接豪龙破军冲过去,管一寸灰吟唱什么,这么近的距离还真不信你能躲开;再或者干脆站住,我就不过去,看清楚你干啥再说。


  结果暗阵读完了。


  说起来这个暗阵,一开始偷袭一叶之秋用过,之后鬼连环的时候,恐怕已经冷却了,但是乔一帆没有马上用出去,而是留下来当做脱身手段,不得不说,心思缜密。


  然后孙翔豪龙破军杀出去了,回身又算怕一寸灰跑路,瞬间移动到对面堵人,结果乔一帆这次不跑了,往暗阵里一躲以不变应万变死拖时间等郑轩,反正战斗法师主要还是近战,打我你就进来。结果一叶之秋的两个移动技能又出去了。


  每次孙翔的果断强硬都能让乔一帆手忙脚乱,而每一次孙翔的算计,基本都成了被乔一帆利用的时机。


  方锐刻薄是刻薄了一点,但有一点没出错,孙翔确实在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孙翔最强大的是什么?技术上是精密的操作水平,精神上是一往无前的斗志。所以当年嘉世选择孙翔接手一叶之秋,他是真的看好过他,才没有任何抵抗的选择了离开,因为在他看来,斗神的灵魂,那种逆天而行势不可挡的气魄,孙翔完全具备。嘉世出局后的挑战赛上,和融入轮回之后的表现,都印证了这一点。


  但是这样是不够的,猥琐系的选手,方锐莫凡魏琛之类的,就很克制他。因为对上这种选手,孙翔往往处于一种想打找不到人的尴尬,斗志和锐气在比赛中再而三三而竭,慢慢就乱套了。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孙翔也一直很努力的在提升自己的战术水平和观察能力,比如在决赛上利用耐力的陷阱坑了一把方锐,在身陷NPC包围的时候反打出了满阶的斗者意志,各种见招拆招中,孙翔在飞速的进步和成长。然后这人开始在战斗中动脑筋了,以至于坑到了不少和他互相算计的对手,比如方锐。


  但是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算计有时候真的比不上不算计,比如叶修在被动的局面下,很擅长的将计就计见招拆招,管你算计什么,我就照着自己的来,你想算计我向东,我偏继续向西——被这一手坑了的还是轮回,江波涛算计着想让叶修正碰一枪穿云,结果叶修退了,然后转火把无浪打得手忙脚乱。


  估计乔一帆也没算到孙翔会干嘛,但是他自己该干嘛干嘛:你过来了我就取消技能走位,你不过来我就吟唱阵法控场,该招架招架,该跑路跑路;节奏被一再打乱但是人不乱,虽说操作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叶修那将计就计见招拆招的战术思路却是学了个十足十。虽说目前只是在这种类似单挑的局面用出来,但是还是很值得期待一下的。


  但孙翔这样碰上心机型的对手就各种想多被带节奏,对国家队来说,可真的不是什么好状况啊。


  各种问题在对战中逐渐显露,路漫漫其修远兮。


评论(20)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