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羽翼

满血复活,终于自由啦

【乔一帆中心】薪火3-4(新生代友情向)

陪练系列时间轴的延续,欢迎订阅tag陪练之夏,目录链接


  私设一帆第十二赛季初接任兴欣队长,高英杰十二赛季中接管微草。


  十二赛季冠军雷霆(楚云秀于第十一赛季冬季转会窗携风城烟雨加盟雷霆),十三赛季微草,十四赛季兴欣。

      

前文链接:1-2

3


  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截至目前,兴欣和嘉世还没有在决赛中碰见过。


  第十一赛季的嘉世艰难保级没进入季后赛,而兴欣压线季后赛被常规赛第一的轮回撞了出去。


  第十二赛季嘉世常规赛第七进入季后赛,被蓝雨撕出去完成了一轮游。和嘉世激战之后的蓝雨第二轮撞上了战术磨合已经很娴熟的兴欣,两轮结束平局打了决胜局。决胜局苦战37分钟黄少天被包子拖着同归于尽,人头分和擂台算下来又是平局,团战双方共十二人,每个人加20%的血蓝打加时。最终艰难取胜的蓝雨精疲力尽地对上和风城烟雨磨合了一个半赛季的雷霆。全荣耀都觉得肖时钦的钱包捡的漂亮——然而他们忘记了这个荣耀第二穷的战队两年以来每个休息日都在网游里拼杀抢BOSS和每一场比赛前呕心沥血的战术安排。


  之后是第三届世邀赛的失利——十二赛季中期,神之领域世界通服开启,各自为战又不像欧美老牌依靠成熟商业工作室运作材料的中国队全员栽在了资源不集中造成的装备差距上。


  这导致了第十三赛季国内联赛直接分了甲乙级,甲级12个队,赛程缩短了16周,冬休期延长两个半月从圣诞节前放假到吃完汤圆,统一组队在世界服抢BOSS抢记录,夏休期增加一个半个月,抢BOSS之外磨合新生代逐渐替入的国家队。乙级联赛部分赛事在甲级联赛休战的时期开展,冠军和甲级最后一名争夺最终资格,而挑战赛冠亚军直接补入乙级联赛。也是从这个赛季开始,为了弥补甲级联赛队为国家队资源做出的牺牲,国家队成员角色将全部出自甲级联赛,两级联赛的差距从一开始就渐行渐远。


  这匆忙的一划分,九到十二名全在捂着胸口念佛,因为它直接是按照十二赛季常规赛的名次一刀切,受百花301雷霆集体发力的影响,虚空生生被挤走了——十三赛季末又在和呼啸争夺甲级联赛身份的一战中遗憾失败。


  逢山鬼泣,就此陨落;双鬼拍阵,从此绝唱。


  


  十三赛季或许真的是鬼剑士流年不利的一年。曾经的第一阵鬼在这个赛季离开了甲级联赛的舞台,新一代第一阵鬼则是差点结束人生的表演。


  常规赛第八轮后,周四,晚八点四十,结束了加练和给队内新人的辅导,兴欣正副队长带着刚刚出道没上过场的替补治疗选手出门买宵夜回来,等红灯的时候碰见俩小学生追逐打闹不看路。


  十六岁的替补治疗选手脑子一片空白,刺耳的刹车声和路人的惊呼中,只有眼前闪电般的一幕慢动作回放。


  她看着队长和副队一前一后冲出去,看着队长把后边那个学生扔给副队,看着副队把学生推向人行道,看着队长把另一个学生拉到自己左侧护在怀里,然后两个人一起被撞飞出去。  


  她看到副队把拉回来的那个孩子送回人行道上,然后跑向交警的岗哨请求帮助,看着他边掏出手机打电话,边跑过去查看那边两个的情况。


  交警迅速的设置了隔离线,指挥车辆绕行避免二次碾压;有路人议论着拍照的、帮忙阻拦过路车辆的、查看伤者情况的,隐隐听到副队依然冷静的嗓音带着颤,刚刚被护着的孩子爬起来茫然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


  “丫头,丫头,嗨?”有人小心的碰了碰她的肩膀。


  她恍惚的发现自己跪在了地上,脚边排了五分钟队买到的包子还在冒着热气。


  然后她想起自己是谁,终于能理解刚刚发生了什么。


  “队长!!!”


  


  4


  九点半,邱非和闻理杀到医院的时候场面各种混乱。


  乔一帆还在抢救,而急救室外堆满了记者、记者、还有记者,堵得那叫TMD一个水泄不通,大冬天的医务人员在里面挤得满头大汗,挥开不断捅到嘴边的话筒艰难穿行。


  方锐和安文逸心力交瘁的应付着往外赶人,罗辑拼老命按着要抡凳子揍人的包子,莫凡一个人靠墙站着放空,唐柔在打电话不知道在联系什么人。


  苏沐橙情绪已经彻底崩溃了,跪在地上把脸埋在陈果膝上。老板娘揽着她肩膀安慰她,可她自己也在浑身发抖。

  

  没见魏琛,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少了一个和包子一块儿添乱的。


  邱非和闻理在外围,插不上手也挤不进去。对视五秒之后,嘉世的灵魂转身走向医院走廊的饮水机,从下面拿出个一次性纸杯,接了杯凉水端回来,然后朝着记者群泼出去。


  立竿见影。仇恨一下就拉稳了。


  默默地心疼了一秒嘉世的新闻官和经理,闻理抹把脸,清清嗓子,嗷地一声:“队长威武,干得漂亮!”


  另一只手收手机,把从一进来就开始录的影像上传到微博。


  与其等这帮胡说八道,不如我先摊牌。


  反正自家队长因为战术、代言之类的破事怼记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虱子多了不痒,这人设大家早习惯了——烂摊子自己收拾得也习惯了。


  


  乱七八糟的指责声里,邱非一如战斗格式毫不退缩,干脆利落字字诛心,出口就是杀招:“所以,你们堵在这什么意思?采访,想采访谁?忙着抢救的医生?兴欣忧心忡忡的队员?还是过会儿不一定能清醒着出来的乔一帆?想了解事件经过的话,我记得那条路有监控,你们跑快点应该还能赶上目击的市民。加油,看好你们。”


  这话就没法接了,再留着不是想干扰抢救就是想给兴欣找茬,几句话堵得众记者没词,气冲冲的准备屠屏嘉世队长泼水记者。


  然后那边被邱非护在背后的闻理传完了两段录像,溜溜达达过来,开始挨个拍记者的工作证。


  走廊里终于安静了,几秒之后,作鸟兽散。


  闻理慢悠悠收手机,过去拍拍安文逸的肩膀。邱非走向苏沐橙,蹲下来轻轻地对她说,前辈,没事了,不会有事的。


  苏沐橙拼命压抑的啜泣瞬间变成了嚎啕大哭。


  


  栗子的题外话


  嗯,看到一大波莫名其妙的人瞎JB黑老叶,心情不好,虐一把,放心,没事,十四赛季的冠军还是乔队的……


  一个必然的问题,十三四赛季沐橙和点心大大快退役了,所谓薪火,就是薪火相传的意思,这是一篇新生代当队长带新人的合集,所以(敲桌)原创角色一定会有的……大家理性对待这个残酷的现实。当然他们只是小队长们的陪衬,不会戏份太多的。


  受专业的影响,对记者这个职业一如既往的毫无好感,对医闹怒气更甚,于是敢于在医院找事给网吧添堵的记者都去死吧。


  一直觉得邱非是比较血性的男儿,同样是SB陈夜辉,老叶懒得理他,邱非挥拳揍他,干得漂亮,请继续。


  团战写得心累,主要是逢山鬼泣和轩哥都是心头大爱,然而原文没有一帆和轩哥在团战中交手的记录……也没见阵鬼在团战中对垒的情况,于是,栗子懵了……


  先刷几天日常,七月中旬考完试再纠结烧脑的事情。


  以上,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么么哒^-^



评论(23)

热度(228)